首页 > 其他小说 > 含生草 > 第190章 复仇之战(下)

第190章 复仇之战(下)(1/2)

目录
好书推荐: 封神之清平游记 美女总裁,你真的想与我双修啊? 医尊下山:都市覆手翻云 那姑娘风华正茂 撩完禁欲冷王后,我跑了他急了 mugen世界 公主可柔弱 穿越逃荒:带着空间混古代 天灾末世:手握QQ农场我赢麻了 坠落无色海

当杨玫嗅到危险的信号后,一刻也不敢耽搁。

而是开始让财务对接商业银行,准备以自己的股权作为质押物,向银行借贷。

但在这样负面消息满天飞的情况下,银行都不敢接盘。

这让杨玫更加恐慌,感觉一个巨大的阴谋笼罩着自己,她不知道是什么。

但直觉让她不得不加快质押贷款的行动,却又屡屡碰壁。

陈圆圆问杨玫为什么不找赵天昊贷款,毕竟赵天昊有很多贷款公司,更何况他还是崬森的股东,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杨玫摇摇头,说找赵天昊借钱,那就是羊入虎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不仅吃高利息,还会把本金也吞掉。而且,赵天昊就是想等待时机侵吞崬森股权呢,万万不能找他借!

后来,还是赵云龙给杨玫建议,不如请靳博士帮忙想办法,毕竟他神通广大,人脉通达。

最终,杨玫只得放下身段,亲自给靳博士电话求援。

靳博士瞒着赵天昊,将他的第三方金融资源引荐给了杨玫,最终只有一家机构愿意贷款给她。

但鉴于崬森目前的负面新闻缠身,所以该金融机构提出的条件也非常苛刻,不仅利息高出市场10个点,还款日期也限20天内。

现在,火烧眉毛,只能顾眼前,杨玫不假思索果断地签了合同。

不管怎么样,杨玫拿到贷款后,心里就有了底。

此时,触底的崬森股票已经被周瑁远的人马吸收得差不多了,股价已经开始回暖,杨玫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在周瑁远严阵以待,准备继续放大招炒了杨玫这个所谓的“大股东”时,靳博士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大大的坏消息。

靳博士说,赵天昊已经联手万能保险和鲸尚资本也准备对崬森抄底因为此次杨玫篡权强夺了周瑁远股权后,她个人持股从零飙涨至58。

但为了讨好赵天昊,没等赵天昊开口,就主动献给了他20的股权,同时还归还了其原来由周氏爷孙代持的6的股权,这就让一直在幕后的赵天昊站到了前台,成为崬森第二大股东。

杨玫实际的股权为32,加上杨军原有的8的股权,使得杨家以40的持股比例平步青云成为崬森的绝对控制人。

这里要说一点,杨玫以为周瑁远继承了老爷子所有的崬森股权,但她不知道的是这里面其实还有老爷子赠予林子苏、周琞扬、凤姨各5、2、2的股权。

只因为老爷子离世太突然,股权的变化和公告还没来得及通知,以至于外界无人知晓此事,也因此,林子苏三人的持股也被杨玫一并吞并。

但这并不是赵天昊的野心所在,杨玫主动送股,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很可能得到高人或者其背后“王爷”的指示,他是准备通过股市做两件事,一是通过做空赚一波利空的钱,二就是通过资本市场低价抄底崬森的股票,他要成为崬森实际的控制人。

之所以不在杨玫篡权时直接谋夺,也很可能是“王爷”的意旨,强夺太招摇,惹恼了周家,后果不一定能兜得住。

既然周、杨两家有龃龉,那不如让杨玫去搞周家,等崬森上市后,兵不血刃,不费一兵一卒,便坐庄崬森,到时周家也就怪不到赵天昊头上了。

所以,赵天昊的想法很可能和周瑁远是殊途同归,但周瑁远没有想到这是“王爷”的主意,以为是那个混不吝霸王赵天昊的野心。

林子苏也说赵霸王的司马昭之心已经不言而喻,这是剑指崬森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周瑁远这才恍然大悟,越想越惊得一身冷汗,幸好有靳博士及时传递消息,否则自己被抄了后路都不知道那会是周家的灭顶之灾。

但他直觉感觉这事没这么简单,事不宜迟,周瑁远立即让陈玄、王起用调集一切力量,按照崬森至少十倍的市值加注准备金。

周瑁远预测,他们可能要面临一场史无前例的股市风暴大战。好在发现得比较早,现在敌人在明我在暗,战略战术调整都还来得及。

与此同时,周瑁远来了个迷魂阵,让靳博士告诉赵天昊,市场也有实力雄厚的资方在暗中吸筹,引起他的关注,如果他要查,就装装样子,并把真实的百大基金、红山资本等金融机构告诉他。

靳博士起初也很诧异,搞不懂这周公子是什么意思,此刻大家都恨不得隐身搞事情,他倒好,怎么还主动给敌人透露真情报呢?

但很快靳博士就明白了,他这是一方面保护自己,让赵天昊对自己更加器重和信任;另一方面,假装让竞争对手暴露,才能让赵天昊放松戒备和警惕,只有这样才能出其不意,在最后反攻时减少阻力。

靳博士遵照周瑁远的嘱咐去做了,赵天昊起初还很紧张,让靳博士好好去查,一定要查出来是不是和周瑁远有关。

靳博士便像模像样地调查了几天后,告诉他毫无关系,还下了结论,说应该就是正常的空头玩家操作,意在做空崬森从中渔利。

对于只懂吃喝玩乐声色犬马的赵天昊,他并不懂什么金融门道,知道和周瑁远无关,就放心了,只问了靳博士一个问题,“你有多少胜算?”

靳博士只摇头,道:“不容乐观,现在我们还没办法知道对方的底牌有多大,不知道他们的底牌,那我们就没办法知道需要多少准备金,因为最后拼的就是谁钱多,谁钱多,谁才能笑到最后!”

赵天昊一听是钱的问题,便乐了,道:“老子有的是钱,你要多少,说吧!”

靳博士伸出了五个手指,赵天昊一阵狂笑,不屑道:“我还以为多少呢,5000万吗?好说,我现在就让人打你账户上!”说着,便要打电话。

“赵总,不是5000万,是50亿!”靳博士一本正经道。

“啥玩意儿?老靳,我没听错吧,50亿,就东森那点破股票,值50亿?”赵天昊差点惊掉下巴。

“你不能用现在的市值作价,而是要按照大盘的最高价,不是说每次都能在底部吸筹,也不是每次抄底的市值都是像现在这么低价,

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大空头,其中一个还有国际游资的后台支撑,他们在这方面的经验丰富,从无败绩,这次肯定也是有备而来,

没有充足的准备金,最后都会以惨重代价被踢出局。50亿,这还只是您这边要准备的资金,万能和鲸尚那边也得准备同等的准备金,

也就是说我们的准备金得有100亿,这还只是我的保守预估,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后续很可能还需要更大的资金补充,那会更麻烦。”靳博士一脸的忧虑。

赵天昊惊愕得半天合不拢嘴,听他这样说完,就有点着恼,禁不住骂道:“他妈的,怎么这么麻烦?之前怎么不说,这会来放马后炮?”

“赵总,这不是最麻烦的,这是股市的基本功,是常识。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继续吸筹夺股权,还是套现落袋?

现在想两头都保很难,只能保一个,如果是保前者,那么就得不惜一切代价和对方对抗到底,但是最后的胜负没法预料,

一旦输了可就是什么都没了,就算投一千亿进去也是打水漂,也是给对方送钱。如果保后者,那么我可以尽量在合适的高点卖出,还能帮赵总赚回几十个亿的收益。”

靳博士非常理性冷静,并没有因为赵天昊的蛮横威吓所影响。

赵天昊被他这一提醒,瞬间就清醒了,也不骂骂咧咧了,随即起身去打了个电话。

十几分钟后,才开门折回来,告诉靳博士:“老子费这么大劲,就是为了拿到崬森的第一大股东位置,老子要的就是崬森这个壳儿,要做大事,没有崬森,我干个屁啊,会坏了王爷的大事。

他妈的我准备了一年多,可不是给人做好事。你只管去操盘,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拿下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一会儿我就让人先打20亿进账,明天再打剩下的30亿。”

靳博士很是诧异,但很快就答应了,猜测他很可能是打给了“王爷”,得到了“王爷”的授权后才敢这样说话。

靳博士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这事已经成了一半,接下来就要看周公子的了。

临走,赵天昊突然叫住靳博士,他的脸色阴鸷狠戾:“靳博士,我和王爷都非常信任你,也相信你的专业能力,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只要办成这件事,你的好处只会多不会少。

但是,我跟王爷不一样,我喜欢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凡是背叛出卖我的人,我都不会让他活过当天!如果真是败在股市上,我赵霸王也认了,

但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搞老子,那我可以告诉你,天涯海角我都会追杀你,还要杀你全家,老子赌上的可是全部身家!”

“赵总放心!我只站专业,不站队!”靳博士是儒雅的,却并不怯懦,对赵天昊的威胁毫无惧意。相反,言语和神情都透着强悍的坚毅和底气,给人以十足的信任和安全。

“那就好!”赵天昊死死地盯着靳博士,直到靳博士离开。

就此,一场由周瑁远的复仇之战、赵天昊的围猎之战和杨氏父女的守城之战,三战同场交锋,却是殊途同归,都是剑指崬森第一大股东的宝座。

表现在股市上,就成了一道非常奇异的画风,周、赵都是大举做空从中渔利的同时,也都在准备趁虚而入坐庄崬森,这两股势力的争锋尤为激烈。

而在上百亿的两个大空头面前,杨家父女抗衡的力量显得势单力薄风雨飘摇,但仍然是拉升股价的一股力量,不容忽视。

三路人马同时展开对崬森大股东宝座的争夺战,一时间引起舆论哗然,成为财经界、商界、地产界等领域的每日头条新闻,成为圈内茶余饭后的必谈之资。

民众都在分析,谁会是最后的赢家。甚至已经有人猜测很可能周家就是局中人,这是周家掌门人的复仇之战,但这都是传闻,谁也没有证据能证明周家也入局了。

消息传到杨玫耳中,她惊出了一身冷汗,一旦周瑁远重掌大权,那便是自己的末日,所以她只能背水一战,而且只能赢不能败。

谁也没想到崬森股价在底部短暂徘徊后,很快就迎来新一波狂飙式的涨幅,几天时间就一飞冲天。

于是散户们跟风买进,进一步助涨股价,两周时间崬森股价就暴涨了800。

此刻只要杨军他们放量,就可以千万身价落袋为安,但是他们没有动静。

杨玫是担心失去大股东地位,杨军则又是因为贪婪不肯放手。

然而,正在崬森股票如日中天时,周瑁远的人马突然开始放筹,而且是全部放筹。

这下把赵天昊的人也都看愣了,但赵天昊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应收尽收。

正当他们志得意满,觉得胜利在望时,大批媒体突然开始曝出崬森更猛的黑料。

那就是崬森被一群毫无企业管理经验,且只懂打打杀杀的黑社会骨干把持着,同时媒体还公布了崬森管理层花名册,而且还有多名崬森不知名人士的录音曝光,一一印证,事实确凿。

黑料一经曝出,崬森股价应声下跌,散户和个别投资机构开始抛售。

但当绝大多数持筹者还在观望和等待第二次触底反弹时,第二波更猛的负面新闻曝出。

那就是关于崬森现任董事长杨玫涉黑涉罪的材料,这一材料一经爆出,瞬间就点爆网络,舆论一片哗然。

更多的媒体加入进来,开始追根溯源刨根查底,还真的有不少媒体挖出了杨玫的很多黑料,甚至连她的玫基金涉嫌拐卖妇女、组织卖淫、贩卖人体器官等谣言都开始甚嚣尘上。

杨玫惊魂未甫,立即动用自己所有的媒体资源,试图压热搜降温。

可这就像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自己的热搜还没压下去,杨军的大把涉黑、罪名以及背负的人命官司等更劲爆的黑料陆续被爆了出来。

这一次可谓拔出萝卜带出泥,过往那些忍气吞声的受害者,也借着这波舆论攻势,纷纷站出来又一次实名举报杨军。

杨军慌了,彻底慌了,有了上次炒股赔光底裤的惨痛教训,让他再也顾不上杨玫的嘱咐,擅自做主抛了股票,能落多少利算多少,总比一分落不着的好。

杨玫知道后,气得在办公室大摔东西,骂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这远远还没结束,要知道,互联网都是有记忆的,数以万计的网友纷纷将去年杨军侵害肖薇薇、杨玫借舆论网暴肖薇薇致其自杀身亡的事件又被扒出来,再次点爆民众的怒火。

这下沸腾的舆论,从财经圈转向普罗大众,在滔天的声讨和谩骂中,崬森的股价完全错乱了。

这一刻,没有任何一个人还敢再观望,全部抛售,持筹机构也快刀斩乱麻,忍痛斩仓抛盘,也不管亏损多少了。

崬森股价断崖式暴跌,甚至跌破了第一次的支撑线,直逼发行价。而崬森股价的震荡,也导致整个地产圈的股价全线飘绿,股市里哀嚎遍野。

股民们不满的情绪,全部撒向了杨氏父女,骂声一片,有的甚至集结到崬森总部抗议,要求崬森赔偿损失。

各大机构投资者及地产圈也纷纷发声,严厉谴责崬森,称其“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甚至联名向证监会请愿要求崬森退市。

崬森股价的恶化还没有停止,赵天昊及其背后的“王爷”看到这情况,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担心这样被媒体查下去,恐怕还会引起更大的麻烦,从而连累他们。

赵天昊不得不也立刻马上斩仓,就在赵天昊放筹没多久,股价直接一泻千里,几乎到了跌停线。

周瑁远在证监会发布崬森停牌两天通告前,抢先来了一场大抄底行动,这一次几乎是白菜价尽揽崬森近60的股权。

但这和周瑁远的目标还相差甚远,因为杨玫的股还没有完全放出来,必须逼她抛盘,要让她的一切都归零,这才是周瑁远的目的。

停牌的两天,赵天昊在“王爷”的授意下,“罢免”了杨玫,让她退居后台,任命戴荣兴暂代执行总裁。

同时对高层进行调整,召回部分已经调岗或降职的高管恢复原职,新的人事方案及整改方案提交证监会后,崬森发布了通告。

广而告之杨氏父女退出了高层架构,其中杨军已无股权和崬森再无任何关系,杨玫目前还是暂代董事长,三朝老将戴荣兴被任命为崬森执行总裁,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崬森因而重新获得开市。

这一利好的消息,让崬森重新上市的第一天,股价就开始回暖,买量也开始逐步增多,最初的涨幅比较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重生新婚夜,被渣男长兄强势宠 末世重生之治愈系统 异世之麒麟兽神 好慌!被千亿前夫拐进民政局复婚 来到她身边 癫了!周总在夺妻赛道上无敌! 娇骨玉香,她被疯批世子强取豪夺 浅尝春色 误欢 灯塔迷情
返回顶部